暮光洒满惜蓝城

止鼬党 手写控一只

DARK(后篇)

  这次没有止鼬。。但我还是作死的打上了tag  

  木叶幼儿园的旁边新开了一家糖果屋。
  店长是个有着一头红发的中年男人。但他看上去很是年轻,一点也不像三十五岁。
  店长也有一个怪癖,就是喜欢制作小木偶。有时他也会把自己做的小木偶送给来店里买糖的孩子,不过仅限在星期二。
  木叶幼儿园旁边的糖果屋里的糖,是全木叶最最好吃的。排对排出店外的顾客足矣证明。
  他们说,这家店里的糖,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别的店里都没有。
                            
                        
                        
  
 
  “叮铃。”
  “哦呀,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
糖果屋的店主翘着腿坐在火炉边的单人沙发里,眼睛紧盯着电视上的新闻。
  “这个点还会来你这的除了我还有谁?”
  “嗯,也是。。。。迪达拉干的不错。”
  电视机里的记者万分狼狈。“就在刚才,继上午的事故之后,万华酒店又发生了一起爆炸事故。。。”
  全木叶的新闻都在报道早上万华酒店的爆炸事故。不,不是事故。是早就谋划好了的必然 。
  “我带了‘新配料’,要试试吗?”来者找了个空沙发大喇喇的一屁股坐了上去。
  “自然要。上次的配料用着还不错。”

  “蝎。”好好坐在沙发里的人突然站了起来。
  “嗯?”店主抬头,疑惑地望着突然站起的人。
  “不要忘了规矩。”
  店主的脸色突然变的铁青。
  那人把黑色的塑料袋放在柜台上,顺势走出了糖果屋。
  店主惊慌的撕扯开塑料袋。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新配料’,只有一个充满了注射液的针管。
              
                
            
     

 
  鼬看着失控的迪达拉哭嚎着撕扯带土的衣领,掐着他的脖子狠狠摇晃他,要他把蝎还回来。
  “真是可怜。”小南翻来覆去的望着手里刚刚叠好的纸鹤。纸鹤才叠好,仍然整洁。
  “。。。”鼬没有理会小南,也没有同情迪达拉的遭遇。他作为一个只能旁观的人做不了什么。
  “给我适可而止吧,迪达拉。”带土硬生生的掰开迪达拉的手。“蝎他坏了规矩。。。”
  “他不会!”迪达拉嘶吼着打断带土,“他不会!”
  “迪达拉,人心难料。。。”
  “闭嘴!”迪达拉再次掐住带土的脖子,狠狠的摇晃着,像是要把他的头晃下来。“我不要你说这些!把他还给我!”
      
       
          
我相信你们的时间线都是乱的。。。我下次更新的时候就打上(前篇)和(后篇)吧。。。(前篇)主要是糖,(后篇)就是刀子刀子刀子。。。。对于让你们的时间线错乱这个事
┗( T﹏T )┛我错了!原谅我吧!
           
      
ps:以前的文我已经打上(前篇)和(后篇)了,时间线错乱了的读者可以戳头查看时间线( ̄▼ ̄)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