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光洒满惜蓝城

止鼬党 手写控一只

DARK(后篇)


              

                
             
(2)下水管道里肮脏的黑色臭水流进隐蔽的夹道。总有一些人在黑暗中潜行,注视着生活在光里的人。
                               

  “你来了。”穿着黑色紧身衣的人,弯腰靠着墙,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
  来者就站在夹道口,手里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
  “这次是什么?”
  站在夹道口的人没有说话,而是把手里的塑料袋朝紧身衣扔去。好吧,他没接住。
  “艹。”紧身衣不得不从长满苔藓的墙上离开去捡掉在满是污物的地上的袋子。
  “带土。。”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所以你最好给我闭嘴,卡卡西。”紧身衣慢慢站起,把脸慢慢转向夹道口的人。
  漩涡式的花纹汇聚在面具右眼的小孔,像是要把谁吸进黑暗。
                                       

  鼬穿着黑色的大号风衣,双手插兜走在青石铺成的小巷。
  “那群猪猡真是傻透啦!他们都以为我们应该是瘦骨嶙峋还是怎么样的,但是你看看他,快胖成猪啦!”
  “他们都以为最能毁容的是硫酸,不,应该让他们尝尝冰毒的滋味。”
  吸毒者们往往都有一个据点。他们不会单独行动,往往成群结队。
  鼬不愿像其他吸毒者那样颓废地坐着或半死地躺着。他靠墙站着,从风衣里拿出一个塑料袋。
  “瞧瞧,我们的小宝贝给我们带什么来了。”
  女人扭动着她纤细的腰肢缓缓走近鼬。女人总是有上百种办法把自己的腰扭出上百种姿态。
  “那个可怜的警官不会还以为你只是一个敬业的人民教师吧。”女人用一根食指挑起鼬的下巴,大拇指轻轻摩挲着鼬的嘴唇,另一只手则在鼬的胸前乱摸。“你真好看。我真想强↓↑奸你。”
  女人同样也有上百种方法把自己的声音搞的娇媚弄人。
  “哈哈哈哈!那个可怜的警官会跟你拼命的!”
  “鬼鲛,他早晚得是我的。”女人恋恋不舍地放开鼬的下巴,接过鼬手里的塑料袋。
  鬼鲛的脸上伤痕纵横,他的牙齿快掉光了,医院给他补的牙尖的快戳烂自己的牙龈。他像极了一条深海里的鲨鱼。
  吸毒者从来都不会在意自己的容貌。也可以说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在意过什么。
  除了毒品。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