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光洒满惜蓝城

止鼬党 手写控一只

了不起的止水

看完盖茨比后的一个想法ミ(:3っ )っ

“仅致:宇智波止水先生。”
佐助在纸上画完最后一个标点符号,左手缓慢的拿起那只他十分珍视的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第一个发现佐助尸体的,是一个每天晨跑都要经过佐助家门前的普通人。
“是的警察先生,我很久没见到佐助先生站在门前跟我打招呼了。  。。。  是的,他其实并不是那么冷淡,偶尔还会给我一个微笑。  。。。  是的,是的,我很意外,上个星期他还问我要不要进屋喝杯茶。哎,那么好的一个人,真是可惜。。。”
佐助没有家人。不,他有一个姐姐,但在十年前就和她那个有钱的丈夫一起去了一个只有神才知道的地方。
                                  
      
          
           
           
                               
1.
我是大庭。现在正作为调查宇智波佐助死因的警察之一。由于现在还未发现任何线索而被警长命令呆在现场。
一直到凌晨三点,这里都没有特殊的动静。直到我站着都昏昏欲睡时,才有一个黑影鬼鬼祟祟地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现场只有我一个人,手里的枪不过是为了吓唬民众而带的空枪。我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暗中观察黑影的动静。
凶手?路人?家人?朋友?我不停的根据他的动作推断他的身份。
无解。
直到他把手电筒的光对准了我。
                        
             
              
               
2.
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借着那人手电筒的光,我看清了他的长相。
约莫是个十六,十七岁的少年,黑发刺猬头,脸颊上各有三道胡须。
“别叫!”他一把把我推到墙角,手电筒的光在我身上扫来扫去。
“喔,是警察。”他似乎放心了,但很快又警戒起来。“警察来这做什么!”
“来。。。来调查宇智波佐助先生的。。死因。”我缩在墙角,不敢抬头。因为我看见了少年手中的匕首。
“嘁,一群傻逼。”他扭过头,盯着一个什么东西看的出神。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是一张图片。但具体是什么,我看不清。
“佐助他,是自杀。”
                   
                        
                
            

DARK(后篇)

ヾ(Ő∀Ő๑)ノ趁着高考放假来更一下。

开始。

  “先生,您真的没事吗?”
  “嗯?喔,没事。”鼬从木叶大学大厅的大理石地板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十几分钟前,他痛苦的捂着胸口,跪在他现在站着的地方。
  鼬是来看佐助的。前些天,佐助说学校会在4月15号举办演讲会,自己也会参加,希望鼬能来看看。
  “那。。先生,我先走了?”
  “啊!哦,好,再见。”鼬感觉自己心不在焉,他只想看看佐助。他走到照片墙前,企图寻找佐助的身影。
  但是照片墙上只有学校领导肥头大耳的形象。
  真是腐败啊,明明连十万都不愿意捐出。鼬想起了那个灰头土脸的孩子。
  “鼬!”
  鼬被自己的名字吓的浑身一抖。
  “佐助!”

  止水被自己的梦境吓醒。
  梦中,他杀了鼬。鼬就这么跪在他面前,他听不清鼬说了些什么,也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只是抬起手臂,用不知道哪里来的枪,射穿了鼬的前额。
  鼬额头上鲜红的印记是那么的鲜明,那么的真实,让止水觉得自己其实没有在做梦。
  他的手在身边胡乱摸索。没有想象中的温热。
  一片冰凉!
  他跳下床,发现床上空无一人。
  鼬,鼬呢?
  他冲出卧室,一眼望见正对着自己的日历。被红色星星框起的数字刺痛了他的视觉神经,也让他感到一瞬间的安心。
  4月15日。

DARK(前篇)

  鼬盯着肩上的齿痕。
  几分钟前,止水抱着他,想是要把他吞食下肚似的狠狠在他的肩上留下这些印记。
        
         
          
  鼬和止水从小就一起长大。和鼬一起长大的,也只有止水。止水也是一样。
  止水对鼬一直都是哥哥对待弟弟的感情,但鼬不一样。
  鼬不希望有除自己以外的人凑到止水身边去问问题,不希望止水对除自己以外的人表示关心,不希望止水对除自己以外的人笑,不希望止水的心里有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
  鼬也对这种感觉感到苦恼。他也搜索过出现这种感觉是什么原因,但所以的搜索结果都指向一个词:喜欢。
  鼬有一瞬无措。一个男性对另一个男性的爱恋似乎是从人类诞生开始就不被允许的。也有人反对过只能异性相恋的规定,但终究只是反对过。
  那些爱恋同性的人,有的被称作异类,有的成为人们所辱骂的对象,也有的,被当做罪人处以刑罚。
  虽然在木叶已经允许同性相爱甚至结婚,但是旧有的思想已经在人们的脑海里根深蒂固。
  自己会被当成异类。
  鼬的全身开始颤抖。止水,他也会。。。也会把自己当成异类的!
  于是,鼬开始躲着止水。从发现问题的高中开始,躲到大学,再到大学毕业。
  止水好像看出鼬在躲他,便也减少了与鼬联系的次数。
              
           
           
  鼬和止水大学毕业后,就各奔东西。止水去了警署,鼬则顺应父亲的安排进了暗部。
  止水和佐助都不知道鼬加入暗部这件事。他们只知道:鼬找了份比较忙的工作。
      
     
         

DARK(后篇)

 
如果我偏离了大纲,我就把大纲吃掉😏
           
        
       
  全木叶最最负责的老师鼬此时此刻正坐在家里的沙发里,却并没有想着他的学生,而是迪达拉滴着泪珠的下巴。
  如果,有那么一天止水也被带土所害,自己也会像迪达拉那样失控吗?
  鼬心烦意乱,抓起茶几上的杯子猛喝一大口水,把自己呛的直咳嗽。
  不,带土不会害止水,是自己想多了。鼬重新坐回沙发里盯着天花板走神,直到闹钟提醒他是时候做午饭等止水回来了。
  熟悉的开门声在最后一盘菜被端上餐桌后响起。止水一向都是在这个时间点准时回来。也可以说,鼬总是在这个时间点做好饭。他们的时间点总是那么和谐,像早就计划好了似得。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蝎的死是我们的一个巨大损失。”
  “我们必须找到蝎的替代品。”
     
         
           
            
            
  鼬看着手里的糖果。这些糖果,五彩缤纷,晶莹剔透。
  “今天我们比赛。哪个小朋友做的纸花最好看,老师就把糖果送给谁好不好。”
  “好~”
          
         
                     

         
  止水看着情报处送来的堪比泰山的文件,心里腾起一种疲惫感。他还想早点回家陪鼬吃晚饭呢。
  “探长,好好干啊!”
  “哦。。。”看着幸灾乐祸的同事离去的背影,止水觉得自己更无力了。
  止水转过头,无意瞥见桌上鼬和自己的照片。那是自己和鼬一起去奈良旅游时照的。看背景应该是在哪个游乐园里玩的时候请人帮着照的。鼬手里拿着一串丸子,微微笑着,自己则对鼬勾肩搭背,一脸坏笑。
  止水勾起一个微笑。鼬总是能让他感到轻松。
  抛弃一切杂念!止水大侦探要开始工作啦!
     
       
    
  “145816”
  “错误。请重试。”
  “276935”
  “错误。请重试。”
  “945267”
  “正确。文件正在下载。。。。下载完毕。”
  黑暗的房间里,电脑显示屏闪烁着蓝色的光,遮住了摄像头的红光。
        
       
     
 

关于大纲

  嗯。。。怎么说呢。。。为了不让自己忘记剧情的发展和突然间神展开把悬疑写成玄幻了,我要把大纲产出来。

嗯。。止水和鼬本来就是发小,后来鼬和止水因为工作的地方不同所以分开了,好久不见,但是互相都有联系,最后止水在一次聚会上发现了鼬,喝醉后被鼬表白发生了啪啪啪。醒来后止水接受事实和鼬在一起,但是并不知道鼬真正的工作。
佐助本来想和鸣人一起拆散止鼬,但佐助最终发现止水对鼬的细心(虽然止水这货一直不承认自己和鼬的关系)也逐渐接纳了止水,并答应了鸣人的表白。
鸣佐,止鼬在一起过节的时候,止鼬去蝎的糖果屋里买糖(这时蝎的糖里啥都没有)并获得“天长地久的一对木偶”(其实这是鸣人给起的名)。(此处蝎迪放闪)。最后四个人站在一起看烟花,希望能真正的天长地久。
(前篇end)

后篇就是以鼬给毒品吸食者送毒品开的头。鼬加入了带土的“晓”组织,看似全心全意的为“晓”卖命。像传递毒品啦,把掺了毒品的糖果送给学生啦等等。其实是在暗中监视“晓”,避免“晓”做出什么对木叶不利的事。
带土发现了蝎有叛变的想法。他早就料到本性善良的蝎会叛变,于是给了蝎两个选择:自杀或被杀。蝎选了前者。失去了蝎的迪达拉彻底失控,冲进木叶大学来了场自杀式爆炸,炸死了鸣人(这是意外),完成了自己心中灵魂的升华。
带土的好(ji)友卡卡西一直很想把带土从犯罪深渊里拉上来,继蝎和迪达拉的殉情事件后,这个愿望更加强烈。但是一心只想为琳复仇的带土已经失去了对正义的希望。带土杀了卡卡西,继续自己的复仇。
止水不知道鼬的任务,查到泄露警署情报的电脑的IP是自己家之后,止水竭力说服自己那是别人盗用了自家的地址。但是两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
在鼬的电脑里发现警署的抓捕计划后,止水彻底陷入绝望。鼬回家后面对止水的质问没有回答。他拉着止水的手让他开枪射杀他。止水开枪杀死鼬,看着鼬的尸体止水悲从中来不可断绝遂开枪自尽。
嗯?你问我带土和鼬加入晓的原因?嗯。。我想想。。嗯。。止鼬死后啊,团藏想杀了佐助。为什么哩,因为佐助中二犯了(错)因为佐助和带土一样的对世界绝望了。团藏和佐助对峙时说出鼬是木叶安插在“晓”里的间谍。其实团藏早就想让暗部精英出身的鼬当间谍,于是佐助就成了团藏逼迫鼬的筹码。佐助怒而杀团藏,回“晓”后,看着得到警署抓捕计划自以为“大计将成”的疯疯颠颠的带土,内心一阵悲凉,让刀从带土背部刺入,贯穿了带土的心脏。“晓”组织的首领变成了佐助。佐助没有像带土那样复仇,他解散了“晓”,回警署部自首,被判死刑。

为什么我会突然想写这么奇葩的脑洞?因为佐助临刑的前一天晚上让狱警把我带过来,把他的经历告诉了我。他想让我写出来。我告诉他我文笔不好,写了也没人看,他没鼓励我反倒嘲笑我说:“反正我也不希望有太多人知道。”太气人了!有这么求人办事的吗?但我也很荣幸。因为我终于打破次元壁了哈哈哈哈!(妈的智障)

谁能告诉我如何写好一篇悬疑?
我的脑子酷爱烧了(-ι_- ),蝎子死后的剧情一点头绪也没有

他喵的寒假只有十四天╰(:з╰∠)_

DARK(后篇)

  这次没有止鼬。。但我还是作死的打上了tag  

  木叶幼儿园的旁边新开了一家糖果屋。
  店长是个有着一头红发的中年男人。但他看上去很是年轻,一点也不像三十五岁。
  店长也有一个怪癖,就是喜欢制作小木偶。有时他也会把自己做的小木偶送给来店里买糖的孩子,不过仅限在星期二。
  木叶幼儿园旁边的糖果屋里的糖,是全木叶最最好吃的。排对排出店外的顾客足矣证明。
  他们说,这家店里的糖,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别的店里都没有。
                            
                        
                        
  
 
  “叮铃。”
  “哦呀,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
糖果屋的店主翘着腿坐在火炉边的单人沙发里,眼睛紧盯着电视上的新闻。
  “这个点还会来你这的除了我还有谁?”
  “嗯,也是。。。。迪达拉干的不错。”
  电视机里的记者万分狼狈。“就在刚才,继上午的事故之后,万华酒店又发生了一起爆炸事故。。。”
  全木叶的新闻都在报道早上万华酒店的爆炸事故。不,不是事故。是早就谋划好了的必然 。
  “我带了‘新配料’,要试试吗?”来者找了个空沙发大喇喇的一屁股坐了上去。
  “自然要。上次的配料用着还不错。”

  “蝎。”好好坐在沙发里的人突然站了起来。
  “嗯?”店主抬头,疑惑地望着突然站起的人。
  “不要忘了规矩。”
  店主的脸色突然变的铁青。
  那人把黑色的塑料袋放在柜台上,顺势走出了糖果屋。
  店主惊慌的撕扯开塑料袋。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新配料’,只有一个充满了注射液的针管。
              
                
            
     

 
  鼬看着失控的迪达拉哭嚎着撕扯带土的衣领,掐着他的脖子狠狠摇晃他,要他把蝎还回来。
  “真是可怜。”小南翻来覆去的望着手里刚刚叠好的纸鹤。纸鹤才叠好,仍然整洁。
  “。。。”鼬没有理会小南,也没有同情迪达拉的遭遇。他作为一个只能旁观的人做不了什么。
  “给我适可而止吧,迪达拉。”带土硬生生的掰开迪达拉的手。“蝎他坏了规矩。。。”
  “他不会!”迪达拉嘶吼着打断带土,“他不会!”
  “迪达拉,人心难料。。。”
  “闭嘴!”迪达拉再次掐住带土的脖子,狠狠的摇晃着,像是要把他的头晃下来。“我不要你说这些!把他还给我!”
      
       
          
我相信你们的时间线都是乱的。。。我下次更新的时候就打上(前篇)和(后篇)吧。。。(前篇)主要是糖,(后篇)就是刀子刀子刀子。。。。对于让你们的时间线错乱这个事
┗( T﹏T )┛我错了!原谅我吧!
           
      
ps:以前的文我已经打上(前篇)和(后篇)了,时间线错乱了的读者可以戳头查看时间线( ̄▼ ̄)

DARK(前篇)

   虽说我不认为还有人记得我。。。但我肥回来了也没办法ㄟ(▔ ,▔)ㄏ题目我终于想好了就叫  dark  吧,重名了告诉我我改:-D
       
321,
                  
                 

  “世上没有绝对的正义,也没有绝对的和平。没有绝对的光明,也没有绝对的黑暗。光明滋生黑暗,黑暗催生光明,鼬啊,你的使命就是成为沟通光明与黑暗的桥梁。记住了吗?”
  “是,团藏大人。”
                        
                   
                        
  “告诉我吧,止水。”站在眼前的老人语气和蔼。
  “因为。。。我想守护他。”
           
            

             
  据说,心中拥有想守护之物的人是无坚不摧的。
 
                  
_____     接(1)
  止水现在头疼欲裂。
  莫名其妙的被表白,莫名其妙的带着鼬回家,现在又莫名其妙的和鼬躺在床上。
  “小鼬?”止水一手挠着自己的卷发,一手在枕边摸索,直到摸到自己的手机。
  身边的人还没睡醒。但是不需要本人开口,锁骨上的红痕足以说明一切。可是止水要的不是结果,他要的是过程。
  “显而易见。”身边的人不知何时醒了。“止水先生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一小时一万。”
  “。。。小鼬。”止水知道他这是开玩笑。鼬的工作,自己又不是不知道。
  眼前的人脸上浮现出了一种微妙的表情。他用一种极其尴尬且遗憾的眼神盯着止水,直到止水想起上次他盯着自己看是什么时候。
  上次啊。。。止水记得那是一种让自己血脉喷张的眼神,那么深情,充满欲望,让人想去怜爱也让人想去欺负。
  “想起来了吗?”
  上次听到这个声音啊。。。是在什么时候呢?那是一种可以让自己发疯的声音,那声音让自己沉醉,让自己忘却一切,让自己目无一切除了声音的主人,让自己成为野兽,成为王,成为一切。
  “止水?”
  他用让自己血脉喷张的眼神看着自己,用让自己发疯的声音吸引自己,让自己侵占一切。
  止水想,他已经回忆起了一切。关于鼬,关于野兽般的自己。
  “止水?”
  第一次,止水爱上了声音,爱上了别人的注视。
  他抱住鼬,狠狠的在鼬的肩上咬了几口,留下深深的牙印和小小的出血点。

               
              
          
只产了这么一点。。(:з」∠)_

啊啊,消失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有人关注我,,,感动ing。。。嗯,,预计寒假可能更吧,我不是很确定自己会不会期末考砸。
ps:阴阳师有在桃之华区的吗?加个好友呗~